欢迎来到成都拓普机械有限公司
EN CH
Lang
行业动态
环保行业拐点来临,差异化生存成关键!!
release time : 2018-08-21 read : 495
今年以来,由于融资环境恶化,出现众多环保企业“融不到”和“还不起”的局面,多家环保行业领军企业“纷纷告急”。对于众多环保企业而言,今明两年将是行业的拐点,更是企业如何发展的战略选择时点。站在十字路口,环保产业业内人士需要反思行业属性和企业性质的兼容性、行业竞争激烈的根源以及企业未来出路三个问题。未来,以政府为需求侧依然是国有企业发展的重点方向,民营企业更适合成为生态型企业。
PPP扩张周期基本结束
一系列政策针对PPP项目基本形成了各个流程的闭环监管
在金融“去杠杆”政策环境下,环保企业面临着融资周期长、成本高的难题,各种融资手段难度均较大。债券融资方面,例如东方园林发债10亿元仅融到5000万元资金的事件;股权融资方面,上半年仅有津膜科技(600万元)、富春环保(7.8亿元)完成非公开发行融资,其余十多家有预案尚未完成发行的,规模约200亿元;股权质押融资方面,有几十家环保上市公司持股比例5%以上的股东质押率超过80%,有的甚至达到100%。
除融资困难以外,环保企业的债务违约事件时有发生,例如神雾环保的“16环保债”、凯迪生态的“11凯迪MTN1”未能如期兑付,以及盛运环保约6.3亿元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等。此外,还有不少环保公司的债券存在违约风险。
从当前环保公司的主要订单来源——PPP项目来看,2017年以来,财政部和发改委的规范性政策遍及PPP的主要参与主体。地方政府方面,财政部分别于2017年4月、5月和今年2月陆续发布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》、《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》和《关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和违法违规融资的行为。在社会资本方面,国资委发文严格限制央企盲目参与PPP项目。金融机构方面,财政部发文全面规范金融机构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投融资行为。PPP项目方面,财政部对PPP项目的适用条件和程序上作了更加严格的规范,统一新项目入库标准,并开展已入库项目集中清理,积极推动项目建立按效付费机制。至此,针对PPP项目基本形成了各个流程的闭环监管,从2015年开始广泛推广PPP项目至今,长达3年的扩张周期基本结束。
今明两年将是行业拐点
需求端从以政府为主,转向以工业领域、社会大众为主
环保企业 “不好做”主要体现在业务的同质化和舍本逐末两个方面。
在内功普遍堪忧、融资环境恶化、PPP规范大潮三重因素叠加下,环保行业形成了“宏观政策利好、微观艰难前行”的发展困惑。对于众多环保企业而言,今明两年将是行业的拐点,更是企业如何发展的战略选择时点。站在十字路口,需要反思行业属性和企业性质的兼容性、行业竞争激烈的根源以及企业未来出路3个问题。弄清楚这3个问题,对环保企业选择发展方向比呼吁政策支持更有帮助。
多数环保行业的细分领域属于公共事业范畴,从当前实践情况来看,更适合国有企业的发展。以水务和垃圾焚烧两个细分行业为例,据E20水业企业和固废(垃圾焚烧)企业2017年的评选结果,水务规模排名前30名企业中,有24家国有企业(第一大股东为国资的,下同),4家民营企业和两家外资企业;垃圾焚烧规模排名前20家企业中,有14家国有企业,6家民营企业。反观互联网、移动互联、环保设备制造等行业知名公司,却鲜有国有企业的身影。
这正是行业属性和企业性质的兼容性的问题。今年以来,深陷困扰的环保企业多以民营企业为主,国有企业虽受影响,但集中体现在增量项目拓展层面。
行业本身并没有优劣之分,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,都需要思考在不同的行业土壤中,适合播种哪类种子,结出什么样的果实。对于公用事业,国企多依靠政府需求生存,而民企对于污染者付费的工业需求和公众需求有更多的成长空间。
过去几年,“低价中标”、“竞争激烈”、“野蛮人”成为环保项目的代名词。反思这一现象的根源,是由两方面原因导致的:一是已经识别出来的环保行业机会大多进入壁垒低,企业的产品、服务、标准和模式难以形成差异化;二是终端需求——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基本相同,转换成本低,并且议价能力强。
那么,环保产业何时才能走出恶性竞争的阶段?笔者认为需要具备两方面的因素:一是环保行业被识别出更多深层次的市场机会,企业具备了实现差异化的途径,并且真正加大了研发投入和模式创新;二是需求端从以政府为主,转向以工业领域、社会大众为主,需求实现了多样性。
生态型企业是出路
采取“强连接”的方式,形成生态网状的竞争优势
由于环保企业的内部环境不同,因此未来出路难以以偏概全。通过上述分析基本可以得出如下两个结论:
第一,以政府需求为主的市场结构呈现倒三角形。倒三角形最上层是数量众多且以民营企业为主的设备制造、药剂生产等上游环节;中间层是数量中等,也以民营企业为主的设备集成、技术解决方案、工程实施等中游环节;最底层是数量最少以国有企业为主、从事投资和运营业务的下游环节。这一倒三角市场结构的支点是政府环境治理需求,这样的市场结构往往经不起“风吹草动”。只有政府需求端变宽一点,比如出现深度处理需求,才能促使企业形成差异化格局,衍生出不同发展路径。


只有跟着政府的政策不断调整企业的发展趋势,才能够走得更远。